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全職/黃葉] Sky-Scraper

把灣家Only的無料放出來囉!
最近想到了個長篇梗,但我……寫完開頭就卡住了(艸),忍不住想被黃少附體QQ




  到頭來黃少天只記得自己追著葉修,追了好久好久,從沿海追到群山,險些要橫越了整塊榮耀大陸。他趕著跑著,指尖都因為機械性的耐力調節而發麻了,那身花花綠綠的裝備卻始終超前自己一大段路,步伐輕巧得如鼠如兔。

  直至記憶的末端,葉修的散人一溜煙鑽進一片樹叢,他連忙跟上,四顧卻不見對方身影。

  往哪兒看呢。耳裡似乎嗡嗡著葉修的低喃。

  然後是架起的斑斕大傘,喀喀喀地卡接成旋翼,從樹梢一躍而起,劃破了天空。

 

  黃少天醒過來時,只覺得夢裡的一切都像上輩子的糾葛了。

  習慣性地伸手往床舖另一端探,卻碰不到應有的觸感跟熱度,他於是揉著發澀的眼睛坐起身,看去,果然空無一人。靠,葉修那貨又偷溜出去買菸了。他第一時間這麼想,隨後豐富的聯想力逕自組織起紛紛亂亂的關鍵詞,比如網遊,比如野圖BOSS,比如活動。

  我去去去去今天開始夏季活動啊!

  黃少天驚醒。

  老葉竟然不叫我起床肯定是有心的有心的,叫個人能耽誤多少事那傢伙是怕了吧?怕劍聖大大一出手就長劍一掃,劍定榜單!

  任由腦內的垃圾話自顧自地叫囂,黃少天推開起居室的門。剛睡醒的腳步有點虛浮,但依舊順利尋了最短直線距離,目標明確地往擺放著電腦與葉修的隔間去了。

 

  葉修果然在。弓著背,整個身子都縮在室內椅上,被強制禁菸的嘴巴正叼著牛肉乾,眼神專注的程度比任何一次注視自己更甚,頭埋得幾乎都要砸進屏幕裡了。

  沒有察覺屋內動靜的樣子。

 

  一見葉修,黃少天猛然又想起那個夢境了,手指連帶地有些痠疼。

  他忽然明白葉修就是劃破天空的那一個,這麼多年來。所有人都在這廝的屁股後頭追趕著,跌跌撞撞磕磕碰碰,可葉修撐起傘來立即消逝無蹤,徒留青空中那道鮮明的疤口,給人仰著頭傻傻瞻望。

  他沒有向葉修說過其實他也想飛,仰賴劍客那些殘破的技能。

  他想飛,飛上天空修補疤痕,填回一整片清亮的青。他想飛到葉修蔑視眾人的高度,瞧瞧那個人究竟看到了什麼。

 

  同居後他們養了鳥,嘰嘰喳喳的等階不下於黃少天的嘴皮子。

  黃少天提著鳥籠回家的時候葉修倒是難得地發怔了,好半晌才回過神來一笑,還行,家裡多了隻話癆,哥還養得起。

  你敢把我當寵物我就敢今晚弄死你!

  此時的黃少天便把鳥籠的小門揭開了,只見鳥兒撲翅匆匆竄出,在空中遨遊一圈後,速度瞬減,兩腳穩穩落在葉修沒梳頭而髮型散亂的腦袋上。

  葉修仍然沒什麼反應,任憑鳥兒在他頭頂自得其樂地蹦跳著哼起歌。

  直到黃少天跟著走了過去,俯下身雙臂一張,將葉修納入胸口。

  起床了?捨不得挪開半秒目光的葉修,懶洋洋地側了側頭靠著。鳥兒受地表晃動的驚嚇而拍翅逃離了,兩人都沒去理。你現在加入戰局也來不及了,這片土地老早是興欣的天下了呵,文州剛才還QQ來求我用你的帳號卡代表藍溪閤投降呢,他說他自己要明哲保身。

  你滾滾滾你胡編的吧?還有少把我們家隊長扯進來這不就咱倆之間的事嗎,為什麼不叫我?

  黃少天將下巴抵在葉修髮旋,聲音低低的,掺了些膩人的鼻音。

  對方正一心好幾用,一面搶怪一面指點興欣新人,還不忘將各公會建立在君莫笑身上的仇恨拉得妥妥的,遲了好久才情願抽個空答腔。

  看你睡得沉,不忍。

 

  黃少天心口一熱,旋即又意識過來。

  ……我靠你這還是騙人的吧!榮耀圈第一沒下限的男人什麼時候這麼有良心了,還不忍?不忍什麼?不忍活動獎勵都被我領著一票藍雨搜刮乾淨?

  哎,好吵。葉修笑。

  黃少天便安靜了。

  臉頰蹭在葉修頸邊,感覺到對方心不在焉地揉揉他的頭髮。彷彿要把無從宣洩的不甘全數絞進葉修體內,又像試圖將全身全心的情感透過力道硬生生傳遞給葉修地,收緊了雙手。

  斜著的目光恰巧對上家裡的鳥兒,而他曉得自己終究沒有翅膀。

  他飛不了,可葉修降下來了。葉修降下來了,正落在他的兩手之間。




140709




评论(2)
热度(27)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