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特傳/冰夏] Bloomed

小小小小小小短打。
然後是的就是一個夏碎準備回老家結婚的故事,太窠臼了所以不好意思寫清楚←
近路=家族,遠路=冰炎,的這樣的概念!



  他將額頭貼上冰炎的當下還張著眼睛,於是從餘光瞧見冰炎微微地顫動眼睫,彷彿將醒,也許已醒。

  冰炎的體溫總是比他的涼上一些,當他輕輕地闔起雙眼,總會以為只有自己在發燒。

  不像千冬歲,他很少發燒的。

  不發燒,但一直乾燒著吧。卻被阿斯利安這麼說了。阿斯利安與冰炎很相像,總能輕而易舉看穿他,唯一的不同恐怕在於阿斯利安會將一切說透,而冰炎,正如此刻,太為他著想了,把裝睡和裝傻寫成了同一個詞。


  他摸索著摸上冰炎的手,想起自己還沒幫小亭...

[J禁/北京北] 瘟疫

其實不太清楚這組的中文CP名該怎麼標,就暫且這樣吧XD
一直很想寫寫看這兩個人的尷尬關係,雖然覺得他們明明感情很好嘛只是互相鬧彆扭!但還是寫了個窘迫到不行的北斗!因為我想看!(任性)
以及,說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北斗討厭鴿子,如果有什麼問題麻煩指點v_v

話說最近擔筒的日子跟過節過年一樣!已經142萬了,繼續衝呀!!!



  雪白的,優雅的,纖美的,鴿子。


  休息室的門扉被拉開的聲音中止了那麼一瞬間,而你從那個微乎其微的剎那判斷出了來人。是京本。你感覺身軀頓時緊繃起來,剛好捻著書頁的手指僵硬得過分,而此時無論鬆手或接續翻頁的動作,都會顯得唐突。

  假使情況顛倒過來,想必此刻的你...

[J禁/傑北] チューするなら北斗の唇がいい

昨天看了六筒的小七包子業配,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吸收到ほくじぇ養分了,雖然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今天突然想寫一個傻蛋ジェシー,快快樂樂地一下子就寫完了,希望看著的人也都快快樂樂。

標題出自ジェシー在雜誌上說的名言!……也許只有我認定的名言XD!
一點點的說明則收在評論。



  十六歲那年ジェシー把人生的初吻獻給了松村北斗。

  ——但這話說得太美化其辭了,精確地講,是他讓松村北斗半推半就地接受了他的初吻。


  腦袋裡存放記憶的容量不大,他想不太起前因後果了,至少記得那一年他和松村合作的機會很多,獨處的機會更多,可能有天中午工作人員替他們點的外燴包含了味噌湯,然後松村好巧不巧在...

[HQ!!/黑月] 膽怯之人

嗨,不知道為什麼,又是黑月。←
覺得自己筆下的黑月太躊躇不前了,所以試著寫了比較積極的月島,果然打開了光明的未來啊……!
這篇的起因是前陣子和我姊討論的「先開始玩曖昧的人是黑尾,但先告白的人會是月島,黑尾說不定還會逃跑」(?),但結果沒寫到告白啊XD"

大概,我眼中的這兩個人,始終不夠勇敢。
而這個故事裡的月島,是多了一點點勇氣、多了一點點餘裕的版本。



  你們從未真正邁出那一步,因為率先發起攻勢的黑尾是個膽小鬼。

  黑尾並不自知,而你過度放任。



  升上高中二年級的那年黑尾進了大學,他的作息便日漸不規律了起來。他還在東京,你還在宮城,本不應摸清對方的...

[HQ!!/黑月] ◐

先前說過、想把一些自己寫的小段子整理過來,那麼就從黑月開始吧。
恰巧也是在Lofter第五十次的發文。原本想說些感性的東西的,但還是小段子比較適合我(笑)。不論如何,謝謝看見這些文字的每一個人。

說說黑月吧。
黑月一直是個讓我心情複雜的CP。喜歡是當然的,但或許太用力地喜歡了吧,總覺得他們之間始終藏著「什麼」,是我必須去挖掘、去鑽牛角尖出來的。然而鑽得太深的結果,便是自己沒有足夠的能力將洞口填補,而他們在我的筆下,就這麼地缺了一個口。
因此,到頭來,我只會寫小段子了。

下面的這些段子,是從喜歡上這一組以後,和歲月一起書寫而成的。
有些是點文、有些是棄稿、有些只是單純地發瘋(笑)。
可是呀如果,它們能...

1 2 3 4 5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