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全職/黃葉] 有一天你自微光甦醒

想避開明天的熱潮,所以提前發。不成文,但希望能成心意啦(笑)。
生日快樂呀,我們的劍聖大大。



  黎明時分葉修的窗外偶有鳥啼,他聽著像斑鳩。


  他聽著像斑鳩,但從來不驗證。天還未全亮,他每每從夢裡的鳥鳴中睜眼,只記得伸手朝身邊探,而葉修醒或不醒。

  葉修不醒,他便能理直氣壯貪戀葉修的體溫與呼息;一旦醒了,他又忙著貪圖任何一點葉修瞥來的目光。


  咕咕咕——

  他想著該撥開窗簾尋找啼聲來源,至少拍一張照,卻發現葉修於他輕手輕腳的、窸窸窣窣的動靜之中,握住了他的手。

  葉修眨了眨眼,剛醒時還是迷茫的樣子。眼波流轉,比從簾縫溜進的曙光還深刻。

  然後彷彿記起了什麼地,或彷彿因為第一件想起的事兒居然是這個地,以有些自滿、有些無奈、又有些困擾的神情笑了。


  指尖蹭過他的指背,嗓音帶著些微的乾啞,只說,生日快樂。

  葉修這個人一向很簡單,給予他的事物也一直很簡單,但都是最容易充滿的。


  咕咕咕——

  也許是斑鳩、也許不是的鳥兒,仍然自他望不清的窗口呼喚,咕嚕著低沉而規律。只要再跨前一步,一小步就好,就能揭曉的迷人未知。

  可他想要的東西,好像已經全在簾子裡了。

  掌心裡,眼裡,拂晨下。總是葉修。




180809




评论
热度(10)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