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全職/黃葉] 寸光陰

最近感冒了,昨天咳得要往生,乾脆來寫一個感冒的黃少天:P
沒什麼內容的無腦戀愛文,哎主要就是寫好玩的。
太久沒寫黃葉了,有點抓不到感覺嗚!希望不會太OOC!



01、

  如果葉修知道半秒鐘後自己會迎來一個轟天裂地的大噴嚏,他說什麼都不會把那扇門拉開了。


02、

  萬幸的是,門外的人至少在口鼻之外包了層口罩。海洋色的口罩被噴嚏吹得差點要飛了出去,葉修甚至能捕捉到上頭印著的藍雨戰隊Logo朝向他、以迅雷般的速度,放大又縮小的剎那。

  黃少天吸了吸鼻子,向他歪歪頭,唯一露在口罩外頭的眼睛彎起,像在笑。

  「老葉,借張紙吧,我用沒了。」


03、

  他的小男朋友眼角都被噴嚏給噴紅了,看著有那麼點可憐。葉修眨了眨眼,沒說話,從兜裡抽出面紙遞過去。

  黃少天伸手接了,卻沒動。

  他不用看也猜得出口罩下的黃少天肯定還掛著兩串鼻水,就是覺得自己狼狽,不好意思讓他瞧見,才會遲遲不肯摘下口罩。

  「……進來吧。」

  葉修率先背過了身,領著人往裡走,黃少天立刻跟上,用幾乎能比擬三段斬的腳步,一轉眼就躲進了內間。

  葉修落在後頭,氣定神閒地繞路走,沿途把家裡的空調都關了,又把全部的窗子揭開了。


04、

  黃少天把鼻水擤了,又照了照鏡子,確定自己除了有點憔悴外一切都好,才想起進門時太匆促,忘了換穿室內鞋。

  葉修退役後和蘇沐橙一塊兒住,這時蘇沐橙聽到聲響,探頭出來時正好撞見黃少天在玄關換鞋。「呦,煩人的來了。」蘇沐橙努努嘴,頭一縮又閃回了臥房,連同黃少天的罵聲一起反鎖在了外面。

  大概是「妳滾」,受阻於鼻塞的氧氣供應不良,黃少天沒辦法再多疊幾次「滾」字,嗓音聽著還有點沙啞,鼻音特別濃。

  也好。坐回電腦前的蘇沐橙放下了一顆心:諒他體虛成這樣,也沒力氣吐垃圾話吧。


05、

  蘇沐橙估得不錯,卻沒預料到取而代之的、打擾他們一整天的,是永不間歇的咳嗽聲。


06、

  黃少天的咳嗽比鼻水還嚴重,比垃圾話還有毒,說話說沒兩個字就咳,不說話也咳,咳得撕心裂肺,像要把心臟給整個刨出來似地。

  蘇沐橙把房門關上了倒還好,葉修卻不得不和黃少天窩同一間房。一波又一波的咳嗽聲從葉修的耳朵鑽入,攀著聽覺神經跳起了鋼管舞。

  葉修很無奈,想戴起耳機專心打他的榮耀,卻每次都被黃少天抓住時機,趁那時候狂咳一通,咳到他都於心不忍了。


07、

  黃少天進屋前,葉修原本還在研究新副本的打法,這下也研究不下去了。

  「你有什麼想法嗎?」

  他回過頭,有些艱難地問。黃少天就半躺在他身後的床沿,仰起頭衝他笑,眼眶還是紅腫的,也還戴著口罩,襯著那對彎起的眼裡,光芒越發明亮了起來。


08、

  其實黃少天沒什麼想法,只是生病了,無聊了,想看看葉修,憑著一股衝勁兒就闖了進來。但難得葉修願意問他意見,他又怎麼會不把握機會。

  他先提議了PK,打競技場,葉修沒有否決。

  但開場不到十秒,立刻後悔了的也是他。


09、

  他的咳嗽,除了某些動用了小心思的「技巧」,還真不是裝出來的。

  他一咳,操控著鼠標的手就一震,所有需要微操的招式都使不出來,隨即被葉修抓住破綻痛扁;又或者他的鼻水,流得那麼肆意,他兩隻手都在忙,又怎麼可能有時間拭淨。

  那場與其說PK,不如說更像葉神示範教材的戰鬥,到了後來,他只能一面被葉修遮影步,一面好不容易地蹭下口罩,抬了抬肩膀,用肩上的衣服去抹鼻水。

  葉修從另一臺電腦的屏幕後邊望過來,笑了笑,嫌他髒,然後一個大招了結了他的生命。

  而葉修在那之後,又是怎麼找出一件新T恤扔給他的,那又是後話了。


10、

  除了PK,黃少天也實在沒什麼其他的計畫了。

  當然有很多超越了界線的事情可以做,可惜現在天還是亮的,他還不想這麼早就讓葉修被他傳染。


11、

  最後黃少天剝掉襪子,再次趴上葉修的床鋪,隨手扯過被子的一角蓋住腰腿,滑著手機和葉修聊天。

  發聲會耗費他太多的精力,他便打開QQ,傳訊息給君莫笑,而葉修面前的屏幕也隨之蹦出了對話視窗。

  「老葉,我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不能說話快憋死我了。」

  「還抱怨呢,瞧瞧沐橙,被你吵得都不敢出門了。」

  「人家那是體貼我們,不當電燈泡。」

  「你就貧吧你。」

  他用打的,葉修用說的回他。

  不知道為什麼,黃少天忽然覺得這樣子也挺好。


12、

  黃少天開始拿各式各樣的符號洗他視窗,葉修被煩得不行,退出遊戲,想了想,乾脆連電腦都關機了。

  他繞到另一邊爬上床,坐在黃少天的身邊,低頭湊近對方的手機。如此一來無論黃少天準備給他傳什麼訊息,他都能第一時間瞧見。

  是不是太慣著黃少天了啊。有時自己也會忍不住腹誹自己。

  但,唉,罷了,都習慣了。


13、

  黃少天用鍵盤敲字的手速極快,握著手機卻有那麼點兒不順手。他還沒打完一句話呢(以他自己的標準而言),就感覺葉修的手落到他的頭上,不輕不重地揉了揉。

  他低低咳了兩聲,把起初想講的幾段話全刪了,改而發出一句:「你也無聊啦?」

  葉修在他的頭頂笑,將手向下滑,按了按他的後頸,然後極其放鬆地將掌心貼在上頭,「嗯,手速太慢,不合格。」

  他也沒想著去問葉修所謂的「不合格」是指什麼。葉修的手心很暖,很穩,讓黃少天只瞇了瞇眼,很想反手把葉修撈下來親,卻又咳了起來。


14、

  葉修問:「怎麼感冒的?」

  他說:「著涼吧,說不準,有一天半夜醒來喉嚨疼,爆炸似地疼。哎但我們隊上一票人都感冒了,該不會被誰給夜襲了吧。」

  葉修又問:「看醫生了嗎?」

  他回:「還沒呢,不想看醫生,只想看你。」

  「……咳,」葉修沉默了一陣,不曉得是不是被他影響的,也輕咳了一聲,「少天,你這是想讓我接什麼話啊?」


15、

  葉修就見黃少天微微側著頭,瞥了過來。眼神帶笑,又帶了點炙熱的什麼,像延燒而來的野火。

  他見過很多回黃少天戴口罩的樣子,基本上只要外出都能見著,卻很少像這樣、在一個密閉的室內、窄小的空間裡,感覺自己會被眼前的這個人吞噬。


16、

  「說你不會放著我不管吧。」

  黃少天撐起身子,一手拉下口罩,彷彿一頭迅疾的豹,捏著葉修的下巴就啃咬上對方的臉側,一邊壓著聲音說:「說你……」似乎還未說完的樣子,可他的嗓子實在啞,只能別過頭,艱辛地嚥下幾次唾液,又禁不住咳了起來。

  葉修挑了挑眉,兩手伸過來,摸索著捧起他的面頰,讓兩個人能夠輕易地四目相交。


17、

  「看醫生、吃飯、吞藥、吞完睡覺。」

  葉修說話的口氣一直都是平緩而慵懶的,這回也不例外。但黃少天聽著聽著,卻聽出了一絲機敏的味道。啊,葉修從來都是明白人。

  「我陪著你。」

  「反正你就是需要這個吧。」


18、

  黃少天感覺自己被戳破了,又感覺自己其實得逞了,特別滿足,不枉他舟車勞頓跑來找葉修。

  他平時不示弱的,因為身邊的人都不吃這一套。他可能會被盧瀚文嘲笑,被喻文州以體虛為由,罰著加練體能、控制飲食,或者被更多的人無視。

  偏偏他男朋友就吃,太吃了。不如說,不論黃少天拋出什麼,葉修從來沒有不接受的。


19、

  嘻,用一場感冒抵一天的葉修,太值了。




180707




评论(2)
热度(15)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