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全職/黃葉] 小段子 #2

一不小心寫出了05那個片段,順便把以前想過的東西一併整理上來w
不知怎麼都是葉修視角。意外發現自己很喜歡那個超級喜歡黃少天的葉修。
哎呦一個晚上就這麼過了!(廢物)



01/

  「靠靠靠靠靠,葉修你要不要臉。」

  被咬了一半的餅乾此時還塞著一半的一半在黃少天的嘴裡,險些把碎屑噴出的同時也差點嗆著。

  看起來有些鬱悶,卻不像生氣的樣子。

  偏偏黃少天就是有本事把一句話當十句話說,把一個語助詞串聯成別人的五倍。

  他想黃少天偏偏有本事填滿他的生活。


02/

  黃少天的臉是容易看清楚的那種。

  不特別好看,不特別五官分明,除了張揚的淺色頭髮之外也不特別耀眼,卻是一張能讓人安心注視的臉。葉修也不曉得怎麼形容才好,也許可以歸類為耐看吧。

  黃少天的眼睛則是會笑的那種。

  機會主義者老愛捕捉他盯著他的臉發呆的一瞬,抬起目光來用眼睛笑話他。

  這個時候的黃少天卻是格外安靜的那一個。

  耳機裡頭兵刃相接的雜音喧喧嚷壤,現實卻寂然。

  葉修總感覺,這個剎那的黃少天的彎月的眼睛,以及情感豐沛的耐看的臉,封裝起了他的年年月月。


03/

  偶爾,他會想問問黃少天。

  你有能耐揹起失去榮耀的我嗎。


04/

  像這種時候,即使脫離夢境,也要被深黑吞沒的時候。

  他會特別想念黃少天起來。

  想伸手撫上他的鼻樑,將微翹的前髮使勁往後梳,想見見他吃疼的模樣,想──

  想他用那對再無遮掩的明亮的眼睛侵犯他。


05/

  還在嘉世的時候他時常晃到訓練營,給孩子們打打指導賽什麼的。

  那一天他照舊晃了進去,見到邱非正拿著個劍客號畫圈走位,似乎在試著模擬劍客技能。

  他於是笑,拉了把椅子坐到邱非身邊,讓他給他鼠標。

  自己比劃沒意思,給你瞧瞧真正的戰鬥。他對少年說,眼睛卻緊盯屏幕,用邱非的QQ輾轉扯出了夜雨聲煩。


  戰鬥格式:閒著呢?

  夜雨聲煩:靠,你誰?

  戰鬥格式:不急,打一場見真章。


  他們當真打了一場。

  開場三秒黃少天就發現是他了,訊息框裡的話量瞬間攀升,密密麻麻得讓他一眼瞄過去都像窗裡開滿了白色的碎花。

  他將戰鬥拖入僵局,花就盛放。


  黃少天:葉秋你要不要臉把我當示範教材!要刺就刺要殺即殺別這麼磨磨蹭蹭,都要計時的知道嗎,你花多少時數下次PK還我多少時數。

  葉修:好。

  黃少天:分期付款也行,一秒鐘用一回合來抵。

  葉修:你還真麻煩。


  邱非有些傻愣地看他們交手的同時交談不斷,葉修抽出空來講解劍客招數,卻也像石沉大海那樣有去無回。

  葉修無奈,少天你消停些,全世界就你的聲音最響。

  黃少天變本加厲,好說好說,本劍聖的非凡魅力都是有耳共聞的。

  葉修說,是啊,我就是那個長耳朵的人,然後一甩圓舞棍將對方的血槽清空。

  轉頭發覺邱非已經回過神了,微笑的神情沉穩如昔。


  邱非:真是場好戰鬥,前輩的連擊毫無漏洞。

  葉修:總有一天你也能到這程度的。

  邱非:好的,前輩,我明白了。謝謝指教。

  葉修:不謝。

  邱非:前輩……

  葉修:嗯?

  邱非:不說出來,他不會知道你喜歡。


  葉修怔了怔。

  他伸手摸了摸少年的頭頂,接著將手覆上鼠標,喀噠一聲消除滿目碎花的QQ視窗。

  不急。他低低地說,也不曉得想說給誰聽。不急。


  葉修看向邱非,你剛說我的連擊毫無漏洞?

  少年直覺地點點頭,是的,很……

  這麼說倒也不錯,可是呀。

  他卻笑了,點起菸,眼神定在遊戲畫面中陳屍的劍客身上,眼裡盡是溫水般的柔軟。你瞧瞧,我分明破綻百出。




141017




评论(6)
热度(20)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