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全職/黃葉黃] 夏天與我們之間

這裡是日凝。
第一次用LOFTER,也是第一次寫黃葉(比起葉黃果然還是黃葉!),有很多還不明白的地方,不管如何都請多多指教>___<
今後應該也是閒來無事便會來發發黃葉小段子,實在是因為糧食缺乏;;

很愛吵吵鬧鬧的這兩個人,看著就像夏天。




  有一年的夏休期黃少天突然搭機到H市找他玩。葉修抵達兩人約定的路燈時對方早就探頭探腦地盼他出現了,神情得瑟得像隻傲氣逼人的小獅子。想來恐怕是藍雨奪冠的那個賽季。

  黃少天手上腳旁沒多少行李,除了帳號卡跟墨鏡口罩等等武裝樣樣不缺。

  招呼過後葉修倒也沒膽直接把對方引入嘉世(姑且不論這算為黃少天的選手形象著想,或者企圖避免俱樂部被垃圾話轟炸得人心惶惶),兩個人於是鑽進俱樂部不遠處的小網吧開競技場。小網吧裡很悶,很窄,煙霧繚繞。葉修跟黃少天擠在兩張最角落的機台,肩挨著肩廝殺,動作大點時肢體的磕磕碰碰是難免的,由此葉修實踐了些身體力行的猥瑣技術。

  光聽對方手下敲出的聲響,葉修就能明白此時的黃少天如何享受如何亢奮。他想著其實這樣也不差。


  只是一陣子後葉修慢慢地感到有些燥熱,握著鼠標的右手邊尤其高溫。越想越奇的他忍不住瞥過頭瞧了眼,才發覺黃少天的額上眼角匯集了細細密密的汗珠。

  一眼看過葉修已經明白怎麼回事,嘖嘖地笑了出聲。


  「就說吧,做人不要那麼高調,搞得出門打遊戲還要墨鏡帽T口罩全齊,不悶死自己才怪。」

  「你滾滾滾滾滾!誰像你這沒良心的一天到晚跑給記者追!你到底做過什麼喪盡天良的壞事啊連個鏡頭都不敢上,是不是怕被仇家看到找上門來?是不是是不是?」

  黃少天反應敏捷,嘴裡跟手上一起喋喋不休,技能光影絢麗。


  他當然不會向對方承認那隨口嚷出的回應其實猜得八九不離十,一心嘲諷起了黃少天不得不壓低的音量。

  拌嘴歸拌嘴,生理的危機還是要顧及的。最後葉修終究無奈嘆氣,沒再按下競技場的確定鍵,說不如我們到外頭乘乘涼吧,省得你手指流汗打滑把大招甩自己身上。

  黃少天當然不甘心吃這套台階,眼神還在屏幕畫面戀戀不捨,可也不能否認再不吹點涼風,說不準自己真要暈在葉修眼前變成活生生的笑話了。

  他說,好,走就走。一副預備上戰場與人決鬥的模樣。

  於是他們沿著網吧外頭的小巷走走繞繞,晃了好長一段路,誰也不曾落到誰的後頭。


  一路上沒人也沒車,只有幾條瘦骨嶙峋的野狗轉悠著。黃少天揭了口罩,總算肆無忌憚地開啟話匣子。從剛才的十數場PK戰績說起,講到葉修拐著手肘撞開他鍵盤如何卑鄙,講到那間網吧真夠坑人的也不給裝個空調,講到這個賽季的藍雨。

  黃少天深吸了一口氣,眼神平靜得出奇,說,我們是冠軍。

  這樣的語氣實在不像出自黃少天這個吵吵鬧鬧的大孩子之口,連葉修都有些意外。同時他也挺意外這貨居然千里迢迢跑來H市只為和他說這麼一句話。

  黃少天搭機之前只用QQ拋來了句莫名其妙的「看劍!」,以及排著隊的成串表情符號,阻都阻不止。那時的葉修沒太細想這傢伙興沖沖飛來的目的,只當他夏休期懶得跟一群網遊玩家搶野圖BOSS,或者把自己當作全榮耀最凶殘的那隻BOSS推,不過現在他突然就懂了。


  黃少天說,我們是冠軍。

  不是炫耀的口吻,也沒了後話。葉修曉得黃少天更像在證明著什麼。


  接著當黃少天注意到的時候,葉修早已掏著口袋裡殘存的零錢買回兩枝冰,其中一枝自然而然似地被塞進手裡。

  「哥請客,別喜極而泣了。」葉修淡淡地說。

  「……老葉你打什麼算盤?別想用這冰收買我啊我說,還是你在裡頭下瀉藥了?你串通了老闆嗎?吃下去該不會一覺不醒吧你是不是想偷看夜雨聲煩的裝備?」

  「煩死了。」

  葉修果斷把兩枝冰對調堵死對方的陰謀論。


  大熱天的,冰化得快。兩個人隨便尋了處樹影濃密的牆頭倚著牆吃,不一會兒雙手都黏黏膩膩的全是化開的冰水,著實狼狽。葉修的腦子還在不受控制地想跳進鬼劍士的冰陣時,忽然聽見黃少天有志一同的感慨。

  「這年頭,不只網遊,吃冰都要競爭了。」

  似乎連這傢伙都沒有心思在這分秒必爭的時候耍嘴皮子噴垃圾話了。

  「呵。」

  葉修不輕不重地應了一聲,自帶的嘲諷屬性滑溜得抓也抓不住,「看來不管是網遊還是吃冰你都輸我一大截,多加把力啊藍雨核心。」隨即將光禿禿的冰棍伸到對方眼前招搖。

  黃少天立時張牙舞爪撲了過來,企圖用手裡的黏糊對葉修造成威脅。


  躲閃的時候葉修當然不會忘記利用黃少天的衣角當擦手布,同時突然想起自己似乎曾經做過一樣的事情。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比葉修成為葉秋還要更早以前,歲數大約還不過十的時候。

  當時他還沒有離家,有個再平凡不過的童年。那個年紀的自己似乎也曾這麼跟一群同樣年數同樣幼稚的玩伴躲在樹影裡吃冰,糊裡糊塗地就打鬧在了一塊,在晴空萬里的夏天。


  一如他忽然之間懂了黃少天的思路,葉修忽然也懂了那座路燈、那家擁擠嘈雜滿室都是菸草混雜汗味的網吧、那條幽靜曲折的小巷,還有冰。

  他跟黃少天之間。


  搶救不及而暈開一圈斑斑點點淡綠痕跡的衣服,被捲起的袖子以及再無遮掩的上臂。葉修默默注視著那個大孩子的這一切,點上菸,稍微放慢步調而黃少天腳步不停地超越了他。

  迎向巷口的滿盈的陽光。

  他知道當他與黃少天一起,他就會永遠年輕。




140518




评论(4)
热度(8)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