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OEUR/神巧] dream a little bigger

只是覺得差不多該讓他們開始了:)
還是好喜歡寫阿神喔,被他的各種地方戳到,不論好的還是不好的,會讓人充滿創作欲的那種u///u

話說阿神最近在b站開設自己的頻道了!偷偷放個連結!希望能吸引更多人認識他,也希望會有更多人喜歡上神巧♥



  那天聚會結束得遲了些,他跳上直達臺中的客運時已經九點出頭。

  尋了個空位坐下,他按亮始終抓著的手機,點選LINE,發了條訊息給阿神,說自己趕不上十點的錄影了,你們先開始吧。文字送出後他等了一會兒,沒有已讀;他退出視窗,手一滑下意識地打開了YouTube,想找的人正在那兒。

  不是被精美剪輯過的、好幾天甚至好幾週之前的阿神,而是直播中的、誤差在數秒以內的阿神。

  看來又是一次隨心而行的聊天臺吧。他瞟了眼影片封面和標題,從背包的內袋撈出耳機,然後戴上,阿神的聲音就彷彿高速公路上極亮的指示燈,霎時喧囂了靜夜。

  客運裡的燈光都被熄滅了,螢幕的亮度在黑暗裡刺得他眼盲,他便將手機螢幕朝下地摁在了肚子上。

 

  闔上眼,他能聽清阿神正在說,關於未來的事。

  平時拍片時,阿神笑鬧或吼叫的音量是足以爆音地高,無法修復的程度。過了這麼多年,他其實已經記不太得初見阿神時,那個還不滿二十歲的少年笑起時的嗓音,偏偏此時的阿神那麼柔軟,在夜裡說著夢。他看見的阿神總是黃色的,但這個阿神不是平常日正當中似地眩目,而是湖泊裡月的倒影。

  而阿神就以這樣的模樣,出沒在幽黑的巴士上,說著,想去英語系國家,想讓孩子接觸國外的環境,澳洲或紐西蘭。

  他不得不憶起當年的那場煉Party,阿神睡得昏天黑地,中午時他搖了搖對方的肩膀想叫他,阿神卻翻過身,微微撐開眼,在從窗簾透進的微光底下,抱著被子,像懷抱著無盡夢想的少年那樣,朝他無邪地笑。

 

  他不只一次地想過,對他而言阿神的定位究竟是什麼。總該是特別的吧,要不他也不可能在適合補眠的這一段車程上,選擇了聽他的直播。最初是憧憬的對象,後來糊里糊塗變成了他的老闆,現在是朋友。

  那麼未來呢。然而每回想到最後,他總繞不過自己給自己出的習題。未來呢?

  他曾經下定決心追隨著阿神,直到阿神成為他能夠向別人炫耀的知名DJ,沒想到阿神就這麼在YouTube這個平臺上走下去了;可阿神從來不會駐足不前,他像個孩子一樣擁有張開了雙臂也抱不住的夢想,還沒站穩身為YouTuber的腳步,就急著規劃退休後的生活,那麼被留下的他呢?

  阿神是活在夢想中的人。梅子這麼說過,而他到了此刻才聽懂。

 

  等耳機裡的世界寧靜下來,他回過神想瞧瞧時間,又被窗邊呼嘯而過的路燈螫了一下視覺。阿神關臺了,客運還在高速公路上搖搖晃晃,他翻開始終蓋著的手機。螢幕太亮,當LINE抖出阿神的回覆,他只能眨眨眼,把一些刺痛的什麼逼回了身體裡。

  阿神說,OK,那我不等你了喔。

 

  他應當循規蹈矩地回一個「好」,或者隨便一張貼圖的,因為車內太安靜,而他的破綻太明顯。但他的手指逃脫了思想的束縛,於注音鍵盤之前先戳下了電話圖示,而後鈴響,他第一次曉得原來人在真正緊張時,全身都會無法自制地顫抖。

  ……喂?阿神接了電話,語氣有些困惑,他壓著自己渾身的動靜以氣音開口,阿神就好像被感染似地跟著緊繃了起來。巧克力?怎麼了,你聲音好小,我聽不清楚。

  我說。他咬了咬下唇,深吸一口氣,只感覺阿神明晃晃的嗓音貫穿了自己,而他一直頑固地憋著的那口長氣,終於從胸口的破洞鑽了出去。我說,等我。

  等我成為你的澳洲,澳洲或紐西蘭,或汪達與巨像,或……呃,所有你夢想中的。

 

  高速公路很長,高速公路那一端的阿神沉默了下來,這一端的他在深黑中只感覺到自己的卻過於陌生的呼吸。老實說他想吐露的不是這一件事。他想說的很多,想說得很直接,像遊戲時提起弓就能一箭穿心,比如我喜歡上你了,比如和我交往吧,比如我希望能停留在你的未來。可他又好像不需要多餘的解釋,阿神便什麼都懂。

  看哪,如同現在,阿神不回應,代表他正在思考。而正在思考的阿神,從來都不會是那個爆音的阿神。

 

  手慢慢發痠了,他才聽見阿神輕咳一聲,被推送而出的話語挾有尷尬的笑意。你已經夠好了,巧克力。

  你還要我等多久呢?

  阿神又匆匆補充了什麼,大約與他一般蹩腳一般迂迴,他卻好像也可以全然理解。他閉了一下眼睛,靠上椅背才察覺脊椎的僵硬,但顫抖似乎漸漸止息了。而假如這是他再也不需要懼怕的信號。

  客運裡的燈忽然大亮,他感覺到車子減速,拐過離開高速公路後的第一個彎。他在阿神總算無話可講之後掛了電話,於明亮的光線之下,於引擎的震動中,盯著LINE聊天視窗裡的那個頭像,發現自己就這麼有男朋友了。




180511




评论
热度(13)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