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J禁/傑北] 熱く溶けるほどに

純粹讚嘆一下ジェシー最近的紅髮(咦)。←但原本的髮色也很喜歡啦!



  雨裡的街燈下ジェシー正等著他,坐在路邊的圍欄搖擺著身子,雙腿打直地幾乎佔了一整道磚面,手插在口袋,他得低頭看他。

  雨來得太倉促了,ジェシー將運動外套的帽兜翻了起來罩住頭部,倒還是自在的樣子,閉著眼睛聽著老歌,耳機線被收進了拉鍊接縫處。

  他站定在他的面前,ジェシー於他昭示自己的存在之前仰起了頭,帽子隨著動作往後掀開,他才想起現在的ジェシー是酒紅色的。

  酒紅色的頭髮,中心有著漸層的初生的深棕,尾緣則被時日醞釀出了成熟的果實色。在太陽下會一閃一爍,鎂光燈下會變幻多彩,雨裡的街燈底下則會搖曳澆不熄的焰火。

  說起來ジェシー還是適合紅色多一些,哪怕他的遙遠的記憶盡頭,總有一個模糊的、身穿純白衣衫的ジェシー。

  總是背向他的。他自旋轉的舞步裡瞧他,純白的ジェシー就像也繞著他旋轉似地,太近太快了,一不留神就會被鑿出軌跡。


  雨水穿過燈光蔓延的範圍落在他的髮間與肩頸,他微微俯下身,用兩手捧住ジェシー的臉龐時,以為掌心會被燒穿。

  ジェシー太習慣這樣的距離與他給予的碰觸,並沒有抗拒。當他的唇輕輕地貼上如火一般灼燒的酒紅,還能隱約聽見ジェシー耳機裡頭的悠長曲調。

  他放開他,ジェシー便立即取下了耳機,直直迎上他的目光,好像不確定自己該不該問,發生什麼事了。

  我原本想趁入夏前、修好家裡的那座電風扇。他卻文不對題地開口,頓了頓,瞥了眼ジェシー為了容納他的接近而彎折的膝蓋。雨勢漸漸加大了,雨滴飄著鑽入ジェシー的火裡。……結果冬天已經來臨了。

  眼前的人聽著歪了歪頭,他一秒就看出這傢伙肯定沒聽懂,但下一瞬間ジェシー不明所以卻笑了出來。冬天來了,雨也來了。ジェシー邊說邊將耳機線捲了起來,最後隨手塞入口袋。

  嗯。他單單應了一聲。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如果那個滿身衝勁的春末午後,就著暖暖的陽光,能夠一鼓作氣修好電風扇,我是不是就不會感到時間過得太快了。

  只是在想,如果你早一點穿上紅色的衣裝,早一點染成紅色的頭髮,我們是不是已經在一起了。


  ジェシー伸手抓住他的手臂,他被那股力道往下扯的同時ジェシー順利站起身,然後就變得比他還要高了。

  身體遮住了路燈的亮光,影子彷彿方才的親吻一般覆上他的皮膚。他替ジェシー將背後的帽子翻回頭頂時,試著避開任何會把自己燙傷的地方。

  雨再下得大一些吧。於是他想著。讓我還不至於在這個人的烈焰裡熔化。

  然後快點,快點喜歡上我吧。




181121




评论
热度(5)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