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全職/葉修+黃葉+王葉] 慣例的那個

各位!!!
原本懶得貼過來的,但我看完特別篇實在太激動了!為王杰希痛過之後現在滿腦子只剩下ED裡夜雨聲煩的那個帥度!你怎麼會這麼好看啊少天!!!

所以按照慣例的那個,混個更順便把最近寫的一些全職小段子貼過來,有標註「空氣新刊」的是前陣子在噗浪玩的跟風。
都是零碎的小東西,如果能帶給大家一些什麼就好了!
啊啊啊黃少天啊啊啊……!!!

(順帶一提,其實也常寫別的作品的段子,以後有機會再發上來。)



[葉修中心]

01、空氣新刊>詠/勢如破竹

  第三賽季剛開始的時候葉修打得有點急躁,賽場上狂飆手速,賽後又狂抽起了菸。媒體稱讚嘉世勢如破竹、銳不可當,只有明眼人瞧出了他的心慌意亂。

  檢討會後吳雪峰留了下來,在他撈出打火機時一把奪過,隨手就塞進了口袋。吳雪峰的臉色有點冷,沉著聲問他為什麼,他沉默不語,吳雪峰就攬過了他按在肩膀,手握成拳捶了捶他的後背。葉修才終於開口,我怕你來不及。

  吳雪峰卻像早已預料般地嘆了口氣,說,就算我退役了,你也會成為傳奇的。然後抬手搓亂了他的髮,吐息很輕,不,我們已經是傳奇了。

  葉修再也沒見過被吳雪峰沒收的那只打火機,也懶得去買,就這麼莫名其妙戒了半季菸。隔年蘇沐橙用打工的錢給他買新的,他就學著吳雪峰當時的動作,搓了搓蘇沐橙的髮,然後將之收了起來。打火機被握得久了,表面都還是微熱的。


[黃葉]

01、空氣新刊>澈澈/椅子

  黃少天說,進榮耀,我給你摘星。

  葉修有點遲到,開著小號抵達約定的山頭時周圍已經圍了一圈人,但他還是一眼就找到了黃少天的小號,因為特別高。黃少天不知道打哪兒來的鬼點子,竟然把遊戲裡角色可以搬動的物品都運了過來,有桌有椅,有桶有櫃,然後一個一個疊了起來。

  葉修縮進了陰影處,就這麼默默看著黃少天極富耐心地往上疊、往上爬,手勾不著的高度就跳上了再繼續,保持著精密平衡的同時,聊天頻道也全是他催眠一般地數數,數剩餘的數量,數星子的距離。

  這時突然有人放了一簇煙火,黃少天正在調整一張椅子的角度,來不及伸手擋一擋強光,煙火就在他的臉邊爆炸,炸亮了一雙銳利的眼睛。葉修見著笑了起來,覺得自己還真不需要什麼星光,畢竟黃少天自個兒都變成更明亮的煙花了。


02、空氣新刊>ㄌㄌ/當黃少天拿到了麥克風

  這年的元宵節黃少天提議去看燈會,葉修不反對,臨出門了才問道,人肯定多,我又沒手機,走散了怎麼辦。

  要不我到服務中心喊你名字唄。黃少天提議,一臉的有所計謀,而葉修當然立刻拒絕。他可不敢想像假如真讓黃少天「喊名字」,黃少天會喊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話來。對街有家速食店。最後葉修這麼說。就到那兒集合吧。

  結果不說還好,一說就一語成讖。燈會逛了一半,葉修確定周圍不見黃少天的人影,但眼前的展區他已經快走完了,人山人海之中再擠進來也難,葉修便決定還是先逛完再說。

  到達那間速食店時黃少天已經在了,縮著肩頭,雙手插在兜裡,鼻頭都凍出了一層皮。葉修迎上前問,怎麼不到店裡等著。

  這不是怕你看不見我嗎。黃少天的回應有些堵,葉修就偏了偏頭笑。怎麼可能,你那麼顯眼,往哪兒一站我都能找到。


[王葉]

01、

  他快要養死它了。


  那盆竹是他連著新房一併買下來的,葉修進門看到了也沒說什麼,只讓眼神多駐留了半秒。

  後來葉修告訴他,他想著的是如果把菸灰抖在了盆裡,竹會不會染病。


  葉修一直沒有真的實行,哪怕他在盆栽邊點過無數次菸,但竹仍然患病了。


  葉修就笑他,就你們微草那崇拜綠色的瘋狂勁兒,居然一株植物都照顧不好。

  他摸了摸鼻子沒反駁,葉修便將菸含進了嘴裡。

  葉修轉向他的眼神有點荒蕪,像無花也無風的荒原,他不能肯定自己在葉修眼中的哪裡。他太久沒有看他了。

  想養的人是你,養不好的也是你。葉修又笑,這回他笑起來是菸草味兒的。


  竹的葉尖一點一點地泛黃,葉梗也如垂老之人,一天一天消瘦而佝僂。


  他看見葉修在竹邊點起了菸,目光穿越窗與櫺遙遙投向了遠方,嘴角帶笑,眼裡寸草不生。

  啊。他想。他就快要養死他了。


02、

  他握著他的手入睡,但總會在天亮之前被輕輕地掙開。

  有時他知道,有時他不會讓他知道。

  他想他們的愛情也像這樣。是他總想抓住一些確切的什麼,到頭來卻遺忘了什麼更多。


03、

  再一次見到他是在一間會議室裡,交雜在幾個熟面孔之間。新任主席召集退役選手開了一次會,像要宣布什麼或邀請什麼。

  會議桌很寬,他尋了個座位坐下,恰巧在他的對面。甫抬頭就看見主席秘書遞了張資料給他,而他還是帶著那種像乾草的微笑,舉起手掌穩穩地低聲說:等會兒,我戴個老花眼鏡。

  他這才發現他老了。

  也許他們都是。外表看不出來,但內在確確實實地有什麼東西老去了。




180427




评论(2)
热度(11)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