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特傳/冰夏冰] 夏淺似雨

明明是聖誕節,卻寫了個不應景的夏天的故事(笑)。
胡言亂語的集大成,可能有點想念夏碎吧。
最近在努力補特傳進度了喔!!!!!!(好喔)



  微雨飄進紫陽花花叢處時是輕軟無聲的,點上他的額角卻滲入了稍許的涼意。他隨意揩去,又彷彿隨意地從法陣中摸出了紙傘,支起之時連同朝陽一併將夏碎遮了住。

  夏碎見狀瞥了他一眼,眼裡有些無從言明的念想,可能是「謝謝」,或者「我早說過今天會降雨了」,也有可能是近似於「你太大驚小怪了」的揶揄,然而末了夏碎什麼都沒有說,只順手接過了他遞至兩人之間的傘柄。

  夏碎越來越常這麼做,或許該說夏碎從來都這麼做。

  夏碎越來越少和他交談,不是死寂的殊途,而是寧謐的起頭,但其實夏碎從來都願意接受他賦予的任何事物。

  他給他紙筆,夏碎便認認真真模仿著他的筆順刻下陣術花紋;他給他空碗,夏碎就會笑了笑,盛上熱騰騰的白飯,附贈一雙扁筷;那一年他留了足以致命的刀傷給他,夏碎也只會用溫靜的雙眼望他,指腹像哄小孩一般地摩挲著他的臉邊,想說些什麼似地,但終究沒有。


  「我比較高。傘要給高的人拿。」

  也許察知到他施加的力道,夏碎以更不容置喙的堅持取走了傘,「你聽,水精靈都笑你沒見識了。」接著調整了下角度,迎著風的軌跡將他們嚴嚴實實塞進了傘裡。

  他聳聳肩不再動作,這才發覺儘管他的搭檔習慣了用神情向他傾訴,卻越來越常發表瑣碎的、沒頭沒尾的見解。

  他們沿著開滿紫陽花的石板磚道走,夏碎時不時環顧四周,指著翱翔天際的鳥雀,或靈巧攀枝的松鼠,展示自己對於種族的雜學知識;他們逗留在攤販前看店家烤甜餅,夏碎就將小亭放了出來,不顧小亭急切地繞圈打轉,反倒向他讚嘆老闆桿麵團時的超群技術。

  他們繞進了神社。

  夏碎穿越鳥居的時候一語不發,卻默數起了鳥居後方的石階,換算成垂直高度,覆在他的耳際輕輕地說;夏碎祈願的時候安靜得很,遠觀著信眾奉納的繪馬又笑出了聲,「這個人,和這個人,」夏碎撐著傘牽著他走向一頭,眼神遙遙落向另一頭,「大約是一起來的,彼此卻掛得這麼遠,大概有不能被對方知曉的秘密吧。」

  而他只搓揉了一把夏碎的頭髮,趁著對方無奈地重新將髮繩束結之時,問他,你怎麼能看見這麼多呢。


  你怎麼能,怎麼能,將自己的一切藏進心底,同時看見這麼多微小的,甚至稱不上溫柔的事物呢。


  夏碎先是有些迷惑地眨了眨眼,待馬尾紮緊了,才像是梳理好思緒的樣子,「因為有你在啊,冰炎。」夏碎帶著他回首踏上了歸途,雨愈大了,晨光愈漸消隱,他仍被夏碎的傘細密地守著,「如果當初沒有遇見你,我的生命全奉獻給家族的話,怎麼可能有這種閒情逸致呢。如果沒有你,我早就……」

  我早就活不下去了。

  末尾的句子夏碎並沒有說完整,可他聽得明白。


  所以,我封存的心聲是因為不需要說,我吐露的話語是因為想讓你聽。只有你。


  夏碎好似街邊的紫陽花,每日都換了個面貌。夏碎愈來愈常以無聲的方式傳遞心思,也愈來愈常訴說那些無所謂的小事,可夏碎終究還是有些亙久不變的骨,像他始終喜歡套話,喜歡讓誰順著他的意一點一點撥雲見日。

  走著走著夏碎忽然就將腳上的木屐摘了下,說沒什麼啊,沒壞也沒損,只是想光腳走走。而他自然而然扶正了傾斜的傘,讓夏碎快步躲進了雨裡。

  夏碎白皙的腳掌落在石板磚上,毫不遲疑地踩過了行人遺落的紙袋與竹籤,彷彿不會疼,也不覺得髒的樣子。夏碎的浴衣是藏青色的,雨點打在上頭戳出了深痕,手掌朝上承接起的小湖卻淺得透明。


  「冰炎。」

  夏碎忽地又慢下了步調等他,回過頭,髮尾垂滴著雨的紋路,還是那個每當他從噩夢驚醒,就會瞧見的溫靜的眼神。「如果我成功將一只木屐拋上了那座標誌,旅途就再延長三天吧。」他單手提了提掐在雙指之間的鞋,背景是紫陽花、碎雨迷濛的路口與陳舊的交通標誌。

  他的搭檔開始套話了。他們都心知肚明。而他從不抵抗,一如夏碎始終輕易接納。他們也心知肚明。

  「假如兩只都命中?」於是他挑起眉,循著夏碎刻意露出的口子鑽。比起一只,兩只的機率更高了。又一次不需言說的心知肚明。

  夏碎就笑了,像有點慌張、又有點得意那般地撥亂自己的瀏海,透過間雜的髮尾與雨絲定定地注視起他。「那麼就該回家了。」他說。口吻輕而透澈。

  「回家?」

  啊,他終究是被下套了。


  「嗯,」夏碎一邊應聲一邊向他走來,不多時便縮回了傘下,這會兒沒急著交換持有權,反而用手背碰了碰他撐傘的手指,「前頭栽了紫陽花的那幢,我簽好了。」

  夏碎的手很涼,還有些抖,他用另一手握住。木屐起落的弧度是完美的拋物線,精確得就如他的搭檔每一次的承諾。可他怎麼只看得見紫陽花,自斜雨裡悄無聲息地盛放,以及夏碎最終淺淺仰起了頭,闔上了眼。




171225




评论
热度(10)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