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HQ!!/黑月] 垃圾戀愛論

寫的時候超卡,後來整體修了一遍還是超卡,只好放棄了就這麼丟上來2333
很喜歡這兩個人交往之前的故事,大概對我來說他們一直都沒有真正開始。另外其實原本想寫的只有後話那段而已(……)

以及,別問我為什麼這時間點澤村還在排球部裡,也許回去探望後輩吧←



  他在坂之下商店門前見到了月島。正確來說,是他在店門口堵到剛結束社團活動的烏野排球部一行人。

  澤村面向他的眼神比上一回交手時還恐怖萬倍,他讀懂了,卻不太在乎,只笑了笑並遞出熱騰騰的一整袋包子,讓澤村立即陷於被一群餓鬼搶食的窘境。

  「慰勞品。」他這麼形容。

  他不太確定二十餘個肉包夠不夠他換一個月島,但仍然不太在乎。反正用換的不行,他用奪的便是了。


  他的計畫一帆風順。

  爭奪食物的大戰中他一伸手就捕獲了月島,沒什麼人留心,也沒來得及阻止。於是他拖著月島就走,加快步伐地走,遠離大夥兒的喧鬧。

  走著走著,他發覺自己開始想著這傢伙的手臂還是瘦,他都摸著了骨頭,才後知後覺地明白其實是他握得太緊。月島什麼都沒說,但肯定疼。

  他連忙鬆開手,眼珠子一溜想窺探月島的神情,沒想到卻是月島先打破了沉默。

  「太用力了。」

  不是指責的語氣,聽上去倒有些嘲笑的意思,他聽著感覺自己有些難堪,可心裡終究舒坦不少。

  「太緊張了。」他學著對方的口吻說,又把所有的敬語刪減成輕飄飄的模樣。而後他終於放膽將目光探了過去,多補充一句,「怕你不跟我走。」

  他很難得才會說真心話,更難得才會在掏出真心的時候看進對方的眼。他不肯定月島知不知道這一點,可月島就止步在街燈底下也瞥向了他。宮城的冬天冷得駭人,可月島在蕭瑟的寒風裡頭,眼裡若有似無的笑意是溫的那種。


  他們又挨肩走了一段路,路上他將一些無所謂的小事當作魚餌往月島那頭撒,月島沒有上鉤;他也在小事與小事的間隙中佈下了誘人的空檔,月島反而敏銳地退了一步,彷彿只圖坐觀他成敗。

  比方說。

  「你好像又長高了。」

  「是嗎,不是黒尾さん變矮了吧?」

  「很受女生歡迎吧。」

  「還好。」

  他在等。他是個極富耐心的人,然而看來月島在這方面又比他高明許多。


  於是他說著說著,一回神才驚覺自己已將月島送回了家門口。他拖延著時間直到再也找不到更多的話題,他想,不愧是月島,到了這個地步,還不願打聽一句「你今天不用上課嗎」,或者,「你為什麼來」。

  他覺得自己好像不行了,沒法子了,僅存的退路就是編了個道別的藉口。

  沒料著他一背過身,就被月島扣住了手腕。

  「留下來吃飯吧。」月島說得匆促,他一時間沒有聽清,只感覺細瘦的手指死死嵌進了他的肉裡,鎖得他生疼。啊,就跟他一樣。

  月島總是用那冷淡的步調將他逼往懸崖,又在最後一刻勒緊了他。月島總是在他窮途末路的時候給出餘裕,總是月島。

  他勾起了唇角,「你準備怎麼向家人介紹我?」

  「其他學校的前輩,今天和我們打了一場練習賽。」對方卻不再瞧他了。

  「即使整隊人只有我一個厚著臉皮蹭到你家?」

  「嗯。」

  「……你還不知道我為什麼來,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他又有點像站在懸崖邊緣了,從腹部湧升至頭頂的溺斃感,就跟那天他一口氣灌了整瓶氣泡飲料的後果一模一樣。

  他無法呼吸,甚至無法嗆咳出聲,頭暈目眩。

  「我知道。」

  月島蹙起細細的眉,雙眼還盯著院子的爬藤。他這才注意到月島看上去也與他一樣難受,彷彿費了極大的氣力,才能將字句送出唇齒。

  「我都知道。」月島的聲音很低。


  這不像他們,完全不像,他們都應該再冷靜一些。

  當他腳步踉蹌地被月島拉進屋裡,他唯一辦得到的事情便是想,他應該要再游刃有餘一些,再多留一些足以全身而退的後路。

  月島也是。月島不該衝動行事,這不像他。

  這是一場針鋒相對的冠軍賽,他們都不想輸。他們對上了任何人都能贏得漂亮,可偏偏他們就是球網兩側的對手,你死我活。他想著,又自己笑了出來。大概全死了。

  垃圾場的對決。

  確實有夠垃圾,他都嗅出戀愛的酸臭味了。



後話。

  月島明光聽見了開鎖的聲響,興沖沖衝進玄關。

  月島哥:你回來啦?怎麼樣怎麼樣,今年收到幾個──咦,這位是?

  月島:音駒的前輩,副攻手。

  月島哥:哦,呃,好吧,我以為你會帶女孩子回家。

  月島:為什麼?

  月島哥:哈哈,臭小子你還裝呢,今天情人節啊!

  月島:……

  黑尾:……

  月島哥:……

  月島明光似乎懂了什麼。




170910




评论(10)
热度(91)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