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特傳/冰夏] 彼時安好

知道這是個很常見的主題,但我一直沒有勇氣處理(艸)。
充滿私設,因為原作幾乎都忘光了(艸)(好意思)。
基本上是一個我手寫我口的概念XD!想到什麼寫什麼!



  一直到最後的那幾天,他才忽然發覺冰炎是那麼地像個小孩。

 

  他已經不太能動了,甚至看不大清了,他躺在被褥中往泛著微光的地方伸出手,或者說他是想伸出手的,到頭來卻只稍稍顫了顫手指。但也許無論他動或不動,冰炎都能輕易明白他的念想,於是他接連被攬入了一個輕而溫暖的擁抱。冰炎已經比他溫暖了。很奇怪。

  頸側的皮膚被冰炎呼出的熱氣打濕,他知道是冰炎將頭埋入了他的肩頭。冰炎不敢真的用力,似乎生怕抱壞了他。怎麼、像個孩子一樣。他想笑,也想抬手安撫地拍拍對方的後腦杓、讓指尖梳過那頭他比本人還要珍惜的銀髮,更想跟冰炎說不用擔心,不用擔心的,你會好好的。可惜不管是哪一件事,他都再也沒有氣力實行了,可惜。

  他從來不覺得冰炎像孩子,除了現在。

 

  他又緩緩闔上了眼,在冰炎略為一僵的停滯之中,想起了他們最初相遇的那個時候。那個時候冰與炎的殿下已經是個名人了,他就擠在人群之中靜靜地看他,看他自信而耀眼,看他彷彿撈滿了全世界的光,然後就這麼變成了他的世界的光。冰炎是他在開眼儀式之後,滿目的無盡的黑暗裡頭,第一道張狂著劈進他的世界的光。

  他也想起第一次觸上冰炎的時候,是他剛向冰炎邀約搭檔的那時候,冰炎答應了之後他們便像談定公事那般、像大人那般地握了握手。說真的當時的他有點緊張,他不喜歡也不擅長與人肢體接觸,手心都起了一層薄薄的汗,對方卻什麼都沒說,只是緊緊握了一下,又爽快地鬆手。那時他想也許這便是這個人的溫柔,他終於選對了一個人,他選了一個可以將自己的缺陷全然暴露,也不用擔心會被放開的人。

  他們明明同齡,更多的時候他卻感覺都是冰炎在拉著他走。冰炎教會了他許多技巧,耳濡目染了他許多道理與許多習慣,也總是率先邁開步伐,在他的前方以一往無前的氣魄帶路。他開始慢慢地覺得,自己能在對方的面前當個孩子。他是溫和的學長,是澹泊的兄長,可在冰炎的面前他開始可以什麼都是,也可以什麼都不是,只是藥師寺夏碎。

  偶爾他會裝得強勢,但其實他只是想以這種手段向對方討糖;偶爾他樂於逗弄冰炎,只為了看那張生不起氣來的無奈的臉。他什麼都沒有說,但冰炎什麼都懂,冰炎對他寬容得像是縱容,就好像想替他守護那些他們都未曾擁有的童年。

 

  所以與冰炎在一起的時候,他從來都不覺得冰炎像個孩子,除了現在。

  直至此刻他終於對冰炎有些抱歉,往昔的那些時光裡他似乎應該更為冰炎著想一些,應該再接納更多冰炎的固執、再傾聽更多冰炎憋著的痛,哪怕他從來都明白冰炎其實只想要他好。他也想要冰炎好。他不曉得這百年的時間足不足夠讓冰炎感受到這一點,他是那麼地希望他好、想給他好、想讓冰炎因為有了他而好。

  冰炎的頭還悶在他的頸肩,鼻息卻漸漸地放緩而平穩,大抵是睡下了。這些日子以來冰炎睡得極少,他看不見,但很會猜,他猜冰炎怕自己一閉眼他就要走了,他猜冰炎還不甘願鬆開那雙從締結搭檔之約時就緊握著的手,他猜冰炎頭一回想在他的面前當個驕縱的孩子。

  他也很想。如果可以。他願意付出他僅剩的全部,去換取任何一點還能讓冰炎任性的時間。

 

  年輕的時候有一回兩人出任務,戰鬥半途大雨猛地傾覆而下,又在戰鬥結束時倏然收結。他還記著當時,魔獸的殘骸化為風沙滾滾而去,陽光一點一滴地從他的背後向前灑落,草皮上都是亮晶晶的水紋,他感覺到了漂亮,也感覺到了溫暖,正想回過頭去瞧瞧終於露面的太陽,就見到了他的搭檔。

  他的搭檔就站在陽光之中,亮得很。他的搭檔是他永遠的光。

  他好像是笑了,又好像難以解釋般地搖了搖頭,最後他說:冰炎,我覺得我可以愛你一輩子。

  似乎是先撞見了冰炎彆扭的神色,他才驚覺自己說得庸俗,簡直像故鄉的那些連續劇對白。可他脫口而出的當下完全沒有餘力管那麼多,甚至有些後怕,其實他不真的確定自己知道何謂「一輩子」,而他從來都不會將不敢肯定的事情說出口。

  可真的就這麼一輩子了,這就是一輩子。

  從前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真能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去實現當年說出的那句話;現在的他不敢相信一輩子居然這麼短,短得過頭了,他都來不及再向冰炎多說幾句情話。

  冰炎不說情話,於是他從很久以前就決定了要替他說,說上兩個人的分量都嫌太少。可他走了之後呢,冰炎還能聽到誰說這些俗套的情話,冰炎還能在誰的面前當一回小孩,冰炎還能像初遇時那樣,綻放出足以灌滿全世界的光嗎。

 

  他真的很想抬起手,去碰一碰冰炎。

  可冰炎睡得這麼沉,他又捨不得吵醒他。

  他有點記不清對於自己那個一輩子的告白,冰炎究竟回答了些什麼了,他挺想問問的,卻不曉得還有沒有機會。冰炎在他的懷中像個孩子似地安睡,他也睏了,也許他也需要好好地睡上一覺,然後也許能在最後,一起夢見那些美好的舊事。

  彼時安好。

  願你在沒有我的彼時,也一切安好。




170907




评论(2)
热度(14)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