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HQ!!/黑月] 年末年初

以前用來放文+說垃圾話的地方爆炸了,最近搬到了新家,但只想將那裡當成倉庫使用所以……決定來lof上說垃圾話!(你)
因此從今天開始,不只全職,只要還有新寫出什麼東西,都會一併放在這裡,也希望能因此認識到新夥伴u///u
(退關什麼的都請隨意沒有關係//)

然後這個是去年年底就想寫的、小小的段子,能把它撿回來我也是滿慶幸的:P



  橘子皮的味道還殘留在他的指尖。

  你抓起他的手湊到嘴邊,有一下沒一下地啃咬著,留下了淺淺的齒痕。月島也沒什麼反應,依然懶洋洋地沉默,腰部以下都窩在了暖桌裡。

  月島沒戴眼鏡。側躺的姿勢似乎令他有些難受,你早些時候就索性替他摘了它。

  此時的月島睜著眼,眼裡卻有些失焦,也不曉得是對千篇一律的年末節目喪失了興致,還是那太過聰明的腦袋裡正運轉著什麼。


  「黒尾さん。」

  「嗯?」

  你漫不經心地哼了一聲,忙碌於思索今晚的你究竟該看節目好,還是看月島好。

  「我說、」他用對他而言有些太魯莽的力度抽回了手,像企圖引起你的注意,「初詣,你怎麼打算?」


  一針見血。你想。

  月島說完後立即皺起了眉,你卻為了他流露出失言的樣子而在心裡偷笑。難得能見到一個著急的月島。或者說,你多想見到這個月島被你逼急。

  「一起去或分開走,由你決定。」

  你伸手撥了撥他的頭髮,又忍不住揉了兩下他緊鎖的眉頭,終究藏不住微笑。

  你很狡猾,他很明白。


  月島抿了抿唇,看上去像連帶吞嚥掉一些未說出口的。你接著看他微惱地拍掉你胡作非為的手指,撈過橘子堆旁的手機和眼鏡,從坐起到站起的動作銜接得那麼流暢,然後一閃身躲進了你的視線死角。

  音樂太吵雜,遮去了大半關於他的電話的細節,可你的指尖猶疑在音量鈕上,始終沒敢真的按下。


  他就在你又拿起一顆橘子剝皮的時候回來了。

  「成了?」你抬起頭朝他笑,卻在他扶了扶眼鏡、準備回話時又搶先一步問:「剛打給家裡還是烏野?」

  「……烏野。」

  「那麼,成了?」

  「嗯。」月島一邊說一邊拉起了暖桌的被子,「跟他們說了,我會和家人去。」

  「哈哈,真粗糙的謊言。」

  卻也是今年最後的謊了。下一句話你並沒有說出口。


  月島又縮回原先的位置了,你趁著他再度懶洋洋躺倒之前,將處理好的橘子瓣兒塞進他的手裡。你知道他會為了你吃東西,就如他會為你撒謊。

  「所以,一起去吧,初詣。」

  在明年到來之前你還是想溫柔一點,因此確認似地說,而月島只冷冷瞅向你,臉上寫著「不然還能怎麼著」。


  其實你還在想著今年最後的謊,以及明年最初的現實。

  你還在想著如果你和他說,其實對於他的選擇,你悄悄鬆了口氣,聽上去會不會像這年最後的第二個謊。




170905




评论
热度(15)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