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全職/黃葉] 讓符號向你說真話

就是個腦洞。如果有看過類似的題材,那可能是腦洞不小心開在一起了……
對話體。國家隊背景+已交往設定。



  葉修有點為難,不曉得該先嚐嚐豆漿的味道,還是該先點支菸壓驚。

  蘇沐橙邊把小籠包塞進嘴裡,邊用眼角餘光打量他。

  好吧。葉修決定先打招呼算了。


  「沐橙,妳看起來心情很好。」

  「看得出來呀?」

  蘇沐橙笑得像彎彎的月。

  「昨晚打比賽的時候,果果幫我搶到了上次跟你提過的那個包。」

  「哦,難怪,都是音符。」

  「什麼?」

  「現在變成問號了。」

  「你到底在說什麼?」

  蘇沐橙把湯匙擱在碗裡,抬起頭認認真真地端詳他。


  葉修用手支著下巴,望著豆漿的熱氣慢慢蒸騰而出,過了半晌,終於嘆了口氣。

  「說出來不好意思。」

  「好久沒從你嘴裡聽到這個詞兒了。」

  「我好像看見幻覺了。」

  「……什麼?」

  「幻覺。」

  葉修又嘆了口氣。

  「早上醒來後,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大家頭上都頂著一堆符號。」

  蘇沐橙沉默。她有點理解周澤楷的心情了。


  「什麼樣的符號?」

  「標點符號,或是幾何圖案,每個人不一樣。」

  「在我們頭上?」

  「是。」

  「飄在空中?」

  「是。」

  葉修伸手,往蘇沐橙頭頂的空氣一抓,然後一臉失望地攤開手。

  「摸不到。」


  「唔,從今天開始的?」

  「對。」

  「昨晚有做什麼奇怪的事情,或是被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嗎?」

  「聽到張佳樂在衛浴間唱歌算不算?」

  「這不算,我也聽過。」

  「那就沒有了。」


  兩人無語對視,早點也沒人再動幾口。

  蘇沐橙卻忽然好奇起來了。

  「是說,我頭上什麼符號呀?」

  「剛還是問號,現在又變回音符了。還是音符好些,看著舒服。」

  蘇沐橙「哦」了一聲,眨眨眼,四處張望著,替餐廳裡頭為數不多的成員點起了名。


  「那邊的張新杰呢?」

  「句號。」


  「周澤楷呢?」

  「特別長的刪節號。」


  「喻文州呢?」

  「勸妳別問,很驚悚。」


  「咳,不然,王杰希呢?」

  「冒著青筋呢。」

  「為什麼?」

  「我怎麼會知道?」

  「你知道的吧?」

  「好吧,可能他發現摔壞他鍵盤的人是我了。」


  「那黃少天?啊,稍等,讓我猜猜。」

  蘇沐橙略加思索。

  「驚嘆號嗎?」

  「怎麼說?」

  蘇沐橙便皺起眉頭,裝模作樣地模仿起來了。

  「葉修你妹!你大爺!刷什麼副本搶什麼BOSS啊你!混蛋別跑!回來跟我PKPKPKPKPKPK!不你還是快點滾滾滾滾滾滾吧!」


  「瞧,夠多驚嘆號吧?」

  被自己逗樂的蘇沐橙忍不住笑了出來。

  葉修也忍不住抖出一支菸。


  「妳……學得可真像。」

  「那是。都聽到耳朵長繭了。」

  「辛苦妳了,以後記得關語音。」

  「好好。」

  蘇沐橙微笑,葉修默默撇開視線。

  「我猜對了嗎?」

  葉修點起了菸。

  「猜錯了?不然是波浪號?箭頭?文字泡?」

  葉修想起他忘記喝豆漿了。


  他也想起今天早晨當他睜開眼,差點以為自己會溺斃在千千萬萬個愛心裡頭。


  可是你的符號,怎麼就跟你的文字泡一樣煩人呢?

  葉修將臉埋進了掌心。

  火苗從耳根焚燒。




170717




评论(6)
热度(42)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