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全職/黃葉] 無風不起浪

想寫點國家隊的事情(笑)。
最開始想寫的主題是「為了黃少天而逐漸失去一些東西的葉修」以及「全世界都知道葉修喜歡黃少天只有黃少天本人不知情」,但也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這樣。
輕鬆的小故事,希望能給人愉快的心情:)



01、

  黃少天像一株生長於牆角的魔界之花,悄悄侵蝕著他的國土,蔓延再蔓延。

  花的藤蔓虎視眈眈,他卻毫無自覺似地一腳踩進攻擊範圍。

  他想他心甘情願被他束縛。


02、

  喻文州是第一個察覺的人。

  這與他身為戰術大師的觀察局勢能力毫無關係,也與他和黃少天多年培養起的默契毫不相干,他只不過恰恰佔據了個近水樓臺,宛如槍炮師隨機刷新在易守難攻的高點。

  會議室裡眾人的座位並不固定,但總是有跡可循:葉修往往挑前邊第一張椅子,身為隊長的他便習慣堅守領隊的左右;他的周遭是一票黃金一代的選手,順序不定;孫翔擺明了離葉修越遠越好,唐昊和方銳之間肯定得隔著幾個人。

  簡直是一道高中的數學機率習題。

  喻文州不動聲色地微笑著。

  不過眼下的重點是:他坐在葉修的隔壁,於是順理成章地,瞄到了葉修擱在桌面上的筆記本屏幕。


  葉修正站在投影幕前,給大家介紹下一場比賽的對手,而喻文州就這麼盯著對方那充當小抄的筆記本屏幕發起了怔。

  如果他沒看錯,在桌面快捷列中恣意閃爍的是QQ聊天窗。更精確地說,是夜雨聲煩的私人訊息窗。

  如果他沒記錯,自家搭檔平日的三餐中總有一餐抱怨菜裡摻了秋葵,另兩餐抱怨葉修大爺的從來都是他有事才會主動找我,不然不管我怎麼敲他彈他刷他吵他都沒反應,連人到底在不在電腦前都是個謎。

  不回覆,也不處理,這麼說是放任制度?喻文州托著腮陷入了深思。

  那麼為什麼不乾脆點,直接屏蔽眼不見為淨,反而讓那視窗在那兒閃呀閃的,當桌面裝飾?


  他的思緒無法脫離太久,此時葉修以勢在必得的口吻喚回他的心神。

  「……韓國隊的戰術體系也就是這樣了。我們要做的事很簡單,盯死那個騎士,不顧一切強殺。我再和你們文州隊長斟酌斟酌,爭取明天確立五種方案。」葉修頓了頓,目光掃過室內一圈,「哦,張新杰和肖時欽您兩老別想划水,記得一併過來為國貢獻腦細胞。」

  葉修說完了,向喻文州這兒瞥了一眼,喻文州便心領神會地接過話。

  他的嘴角勾著淺淡的弧度,「如果大家沒有問題,就開始自主訓練吧。」

  「散會。」葉修擺擺手。

  喻文州覺得自己最值得稱許的地方,就是即使他嗅著了八卦的苗頭,卻也能在當事人眼皮子底下粉飾太平。


03、

  張新杰是第二個誤入禁區的人。

  他還記得那是個再尋常不過的夜晚,繁燈明亮,空氣微涼。他拿著上一輪賽事的戰術分析板,以一絲不苟的頻率敲響了領隊的門。

  「進來。」裡頭應了一聲。

  他便推開門,只見葉修房裡的擺飾少得可憐,電腦桌上的零食和泡麵包裝卻多得險些能把人淹沒,而葉修正埋在成堆的塑料製品中,縮成一團地擺弄著電腦。

  「呦,是你。」葉修回頭望見是他,詫異了一下,「這時間還沒睡呢?」

  「還有五分三十七秒。」他看著手錶道。

  葉修對此聳聳肩表示理解,然後似乎發現了他對於那堆零食的不解,一邊接過戰術板,一邊開口解釋道:「別拿這種眼神瞅我,我可沒這麼會吃,這都是剛才給黃少天那小子折騰出來的。那傢伙,吃光了就跑,也不幫著收拾收拾……」

  葉修看上去正義憤填膺地斥責著對方的行徑,可張新杰怎麼看心裡就怎麼疙瘩。

  這是自己喜歡觀察細節的習性正作祟。

  嗯,如果眼前這個人的表情,能更有說服力一點就好了。他心想。


  葉修隨手翻了翻戰術板,立刻被某處的數據吸引了注意,「我就說吧,上一場比賽俄羅斯絕對有詐,那不是他們真正的實力。你看看這裡,這個狂劍士失誤率高成這樣,對比他們之前的職業調整──咳,」葉修意識到了什麼,「我們明早再討論吧?」

  張新杰點點頭,默默接受了對方的好意,又禮貌性地回問一句:「你呢?」

  「我?」葉修愣了愣,隨後露出了一個張新杰一時之間看不大明白的笑容,用指尖在屏幕上彈了兩下,「正在看睡前讀物呢。」

  順著葉修手指的方向,張新杰目睹了一幕災難片般的場景:屏幕上是滿畫面放大的QQ對話窗,裡頭密密麻麻排列的文字、標點與表情符號,彷彿亡失家園而大量遷徙的野生動物,又彷彿火山爆發後漫天飄散的灰燼。


  半分鐘後,張新杰才回過神,頓時有種劫後餘生的僥倖之感。

  「這是……黃少天的刷屏?」張新杰太震驚了,以致於嚴謹如他,都忘了瞄一眼對話窗顯示的名字,下意識便脫口而出。

  「不錯。」葉修還在笑。

  這回張新杰看清楚了,此刻葉修的神情可以拿四個字形容:幸災樂禍。

  葉修的心情倒也不是不能懂。張新杰邊想邊推了推眼鏡,掩飾自己頭昏腦脹的不適感。任誰被黃少天這樣毫不保留地嚷嚷,遲早都要崩潰的。

  「……你什麼興趣,把他的垃圾話當睡前讀物?」

  「無聊啊,打發時間。」葉修不以為意。

  可惜對於張新杰而言,為了這種沒營養的事情浪費睡眠時間,是他無論如何也無法產生共鳴的。


04、

  蘇沐橙和楚雲秀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明天就是和荷蘭隊的比賽,這天葉修給眾人和自己都放了一天假。楚雲秀一大早便拉著蘇沐橙,踹開葉修的房門,拖著百般不情願、還連打著呵欠的葉修出門溜達,打算好好逛一逛蘇黎世這座城市。

  「不就是要一個拎包的小弟嗎?」葉修的抗議很微弱,早被姑娘們當成了耳邊風。


  三人從豔陽下的景點聖地,逛到了別具特色的精品小店,她們扔給葉修的戰利品也愈來愈多、愈來愈沉。眼見葉修累得眼神都失焦了,蘇沐橙終於決定收拾起惡作劇的心思。

  然而就在她準備開口的剎那,卻意外地瞧見,葉修那原先早已死氣沉沉的眼裡,倏然閃過了一道光采。

  嗯?

  蘇沐橙疑惑了一下,還沒來得及出聲,就看見了前方由遠而近的身影,聽見了由遠而近的聲音。

  「哎呦這不是那個誰嗎?蘇妹子和雲秀大神也在呀?哈哈哈哈哈你怎麼搞的,跟妹子逛街還可以逛得這麼不情願,你是太久沒運動還是怎麼著?不稀罕妹子小心被藍雨之神詛咒啊!」黃少天邊走邊說,節奏掌握得恰到好處,一段話說完剛好站定在三人面前。


  「喂我說老葉啊,你看我昨晚的信息了沒?」黃少天雙手抱胸。

  「什麼信息?」葉修困惑地眨眨眼。

  哦,他在裝傻。認識葉修大半輩子的蘇沐橙一眼就辨清了。

  「我靠你昨天果然沒開QQ!就是我問你明天難得放假預報也說天氣不錯適合出遊,要不要一起出門走走逛逛的信息!」

  葉修又眨眨眼,「這不就是了?」

  「葉修你妹的現在這樣叫半路巧遇好嗎?巧遇!」黃少天顯然被氣得不輕,「如果不是我今天睡過頭,就能在你離開之前攔截你了。誰知道你也要出門啊?」

  哦,難怪早上葉修生拽活拖就是不肯起床,早說是在等人嘛。楚雲秀的八卦之魂比任何人都敏銳。


  黃少天的垃圾話太引人側目,才幾句話的功夫,周圍民眾都已佇足圍觀,使蘇沐橙不得不打起了圓場:「少天,不如我們幾個一塊兒走吧?」

  「罷了罷了,我正回去呢!」黃少天說著就要和他們擦肩而過。

  「走啦?慢走不送啊!」葉修真心誠意地笑了笑。

  於是蘇沐橙和楚雲秀兩人將後續發展看得一清二楚:黃少天不再說話了,就是翻了個白眼表示自己的怨念,然後一把搶過葉修手裡大大小小的袋子,甩上肩頭,走得異常堅決。

  葉修回過頭,朝她們無奈地撇了撇嘴:「比電視劇還感人不是?」


05、

  喻文州、張新杰、蘇沐橙和楚雲秀都覺得夠了,他們忍不下去了,亟需找人來好好聊一聊,剖析剖析現在的狀況,宣洩宣洩心中的鬱悶。於是第四賽季出道的其他選手被四人胡亂地一波集火,光榮犧牲了。

  順利擊敗日本隊的夜晚,肖時欽心情不錯,他回房開電腦,連上網路後,才發覺自己被拉入一個名為「黃金一代II」的群。

  怎麼又開了個新的?肖時欽一陣困惑,往組員名單瞧上兩眼,訝異裡頭竟少了「夜雨聲煩」四個大字。


  生靈滅:「誰和黃少天鬧矛盾了?」

  肖時欽自行琢磨了會兒,認為這是最靠譜的可能性。這一賽季出身的選手彼此都熟,他也沒怎麼猶豫,便直搗黃龍地問上了。

  「嫌他太吵嗎?」李軒發送大笑的表情,顯然這也是個不明事理的主。

  「這不好吧?壓力山大呀……」鄭軒作為黃少天的隊友,此時有點裡外不是人的罪惡感。


  在那之後,楚雲秀的風城煙雨自告奮勇,跳出來攬下主持人的大權,配合蘇沐橙提供的素材和張新杰、喻文州嚴實的推理,將整件事情鋪天蓋地攤在每個人的眼前。

  聽完,肖時欽沉默半晌,努力平復自己那顛三倒四、像被張佳樂的手雷狂轟一氣的情緒後,才仔細敲下字句,試圖整理出結論,「這麼說,葉修喜歡黃少了?」

  「不是黃少喜歡葉修嗎?」李軒反問。

  「互相喜歡吧!」喻文州的話語份量極重,大家自然而然地信服了。

  只有追求完美的張新杰提出異議:「我們還不能確定。」

  「那該怎麼確定?」有人連忙問著。

  這時,始終沒有參與討論的方明華,總算擺出他那過來人的姿態,沉聲道:「幫他們創造機會。有機會就會有行動,有行動,那就會有結果。」


06、

  張佳樂感覺最近訓練中心的氣氛很詭異,特別詭異。

  他承認自己的運氣一向很差,但這幾天簡直差到了谷底,他總是十分不幸地身處於風暴的中心。

  就拿早上來說吧。

  今天早晨葉修安排了賽後檢討,九點是國家隊成員集合的時間,張佳樂也不曉得自己是不是還沒睡醒,屁股一坐竟擠在了一堆黃金一代的選手中,左邊是肖時欽,右邊是楚雲秀,而這兩人貌似也不把他當外人,當著自己的面就開始了隔空的竊竊私語。

  「如果我記得沒錯,昨天對日本的那一場,黃少好像只用13%的血量就挑掉了一個人?」左邊的戰術大師開口了。

  「沒錯,超水準發揮。」右邊的八卦女神點點頭。

  「他下場後,葉領隊有表示什麼嗎?」再更右邊的喻文州忽然以極輕的音量插了一句話。

  「唔……」一群人集體陷入回憶。


  這時,臺上也檢討到了黃少天的那一場單人賽。

  葉修就如先前的每一場比賽那樣,不疾不徐地講了起來:「這場對方的那個神槍手其實有點冤枉,他是有本事的,可惜一開局就被劍客近身,才會造就這種看起來相當懸殊的結果。」葉修朝黃少天點了點頭,「你自己說說吧。」

  黃少天當然義不容辭:「哦,首先嘛,我的選位非常好,藉由地形和光影的錯位影響,他甚至沒有察覺那個位置能當成埋伏點。再來他顯然不適應和別人打交道,一看到公共頻道的文字就給嚇傻了,嘖嘖嘖,虧我還先學了幾句日文呢!你們想不想知道我學了什麼啊?這還是小盧的阿姨的朋友教的,不過算了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背身出手的那一斬啊,簡直可以說是一擊決定勝負……」


  張佳樂有點暈了。

  他四下張望著,毫不意外地看見每個人都做起了自己的事,玩手機的玩手機,聊天的聊天,而引發此等事態的葉修正無事一身輕地溜回座位啃起了麵包。

  嗯,看來他只是餓了,需要這話癆替他爭取一些時間。張佳樂想。

  終於,黃少天的長篇大論畫下句點,張佳樂正要鬆一口氣,就聽見左邊的肖時欽掐準這個微小的空檔發言了:「總體來說,葉領隊覺得黃少的表現如何呢?」

  「嗯?」葉修似乎沒料到這個問題,還嚼了兩下嘴裡的食物,「把握時機,奠定勝局。」

  他中規中矩地回答了,但張佳樂身邊的人都有些不以為然,右邊的楚雲秀甚至低低嘆了口氣。

  張佳樂不禁發愁,自己和這群年輕人之間,是不是有了所謂的時代的代溝。


07、

  張佳樂的災難尚未終結,但上天好心地賜給他一個同舟共濟的夥伴,那人叫方銳。

  方銳的人緣不差,因此不太會有選位上的困擾。這天中午,他端著食堂的餐盤,一眼瞅見張佳樂身邊的空位,就朝那頭走了過去。

  在那之後,葉修坐進他們對面的位置。葉修和張佳樂、和他都相當熟悉,選這裡大概也是自然而然的舉動。方銳這時還一無所覺,正放鬆地用叉子捲著盤裡的義大利麵。

  但當喻文州沒去找黃少天,反而挨到葉修身邊的時候,方銳心中的警鈴大響,逼他重視起了這個狀況。他假裝專注進食,其實耳朵早已高高豎起,將面前兩人的對話一字不差地收進耳裡。

  他起初以為喻文州有什麼正事想找葉修談談,但看來喻文州只顧著閒聊,還聊到了眼下的餐點。

  「前輩還習慣這兒的伙食嗎?」喻文州輕描淡寫地問。

  「我吃什麼都可以。」葉修笑了笑。

  「那真是太好了。」喻文州也笑,「少天說他吃不大慣呢!他好像還是喜歡中餐,尤其想念藍雨食堂的。」

  「是嗎?」

  「說起來,附近有家風評頗好的中餐館,我上次拿了名片。」喻文州窸窸窣窣地摸索著,「改天前輩也可以去嚐嚐味道。」

  「啊,有空的話吧!」葉修說。

  當方銳抬起頭,就見葉修從喻文州手裡接過一張樸實無華的名片,隨意掃上兩眼後,塞進了兜裡。


  當天下午是個人訓練的時段,方銳來得稍遲了點,沒想到還有比他遲到更久的人。

  「黃少天呢?」葉修轉悠至此時空無一人的位置,摸了摸冰涼的椅背,回頭往喻文州那兒望。

  結果反而是中午和黃少天一起用餐的張新杰回了話:「他不太舒服,說是會晚點到。可能是剛才吃冰吃壞肚子了。」

  「吃壞肚子?」葉修挑起眉,似笑非笑的模樣,「小朋友嗎他?」

  李軒赫然出聲,「葉神要不去探探黃少的情況吧?」

  「嗯?憑什麼?」

  「憑你不用打比賽呀!」擅於策應的蘇沐橙馬上接力,露出狡黠的笑容,「你跟著我們訓練什麼呢?照顧隊員的身心健康也是你的職責吧?」


  於是方銳眼睜睜地看著,葉修無奈了。

  「你們……都別鬧了啊!」葉修伸手敲了敲蘇沐橙的腦袋,「我知道你們這幾天打什麼主意,想試探什麼,我也可以跟你們說,沒錯,他怎麼樣你們自己去問,但我就是你們想的那樣,滿意了嗎?現在專心訓練,做不完的自主加練!」

  說完,葉修從桌底抽出一瓶水,轉身拉開門,往宿舍的方向走遠了。

  方銳懂了,一旁偷聽的張佳樂也飛快懂了。


08、

  周澤楷確實聽到了那天葉修在訓練室放的話,但他本身沒那麼多歪念頭,一直沒往那方面尋思。哪怕事後從方銳口中得知真相,他都還有一點不敢置信。

  但上帝是公平的。他從沒考慮過要蹚渾水,渾水卻自己跑來蹚他。

  他捲進了黃少天和葉修的紛爭之中。


  這天晚上周澤楷吃得有點撐,決定繞著訓練中心外的小庭園散散步,順便買個飲料什麼的帶回房間。他不緊不慢地漫步,正昂首欣賞皎潔的月光,手臂卻猛然被人從旁一扯,聒噪的說話聲接踵而至。

  「小周小周你來得正好,你應該沒什麼要緊事吧?就算有要緊事也不要緊,快過來幫我評評理,一下下就好不耽誤的不耽誤的。」黃少天十分聰明地將手攬過他的肩頭,讓他動彈不得。

  周澤楷一抬眼,就望見對頭的葉修咬著菸,勾起了唇角,「你傻的嗎?光聽你說一段話,三十分鐘沒跑了。」

  「不然你說。」看來黃少天有點自知之明。

  「有什麼可說?」葉修又笑了笑,目光對上周澤楷的眼睛,眼裡寫滿了真誠,以及隱匿於真誠之後的笑意,「半夜餓醒了,翻自己的冰箱發現裡頭多了一杯布丁,於是用那布丁打打牙祭,多麼天經地義的事,是吧小周?」

  周澤楷明白了什麼,可他還來不及回話,黃少天先他一步爆發了,「靠靠靠靠靠那布丁是我的!我放的!是我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從王杰希那裡瞞天過海摸來,護周全了準備之後偷偷享受的!」

  「那你藏我冰箱幹啥呢?」

  「放我冰箱的話,不就會被王杰希指認犯人了嗎?」黃少天理直氣壯。

  「所以說,我幫你把布丁吃了,湮滅證據,王大眼再怎麼追查也查不到你頭上,雙贏的場面啊!」葉修也理直氣壯。

  「你……」黃少天氣結,隨後又擺了擺手,「不說了不說了,總之你記得賠我。用什麼來賠呢讓我想想啊,PK不錯,但你沒帶帳號卡是吧?我說你怎麼捨得不帶帳號卡?唉算了,你前幾天帶我去吃的那家中餐館挺對我胃口的,下次給你請客啊!」

  黃少天說完就拋下他們兩個,氣呼呼地走了。


  周澤楷沉默。

  他正想替微草戰隊隊長默哀幾秒,葉修的嗓音卻忽地飄揚在他的耳畔,淺淺的,像夏日的風。「小周啊,你說怎麼會有這樣一個人,看他笑的時候你會想跟著笑,看他生氣的時候,卻也想笑的?」

  「前輩……很開心的樣子。」

  葉修聽著便偏過頭,朝他彎起了眼,香菸的火光格外明晰。

  周澤楷忽然醒悟,葉修對他是沒什麼戒心的,才會將這些事情宣之於口。大概也是清楚自己並不太愛湊熱鬧。

  他不知怎麼地想起了杜明。那個儘管被唐柔挑翻千百回,卻始終一往情深的杜明。


09、

  比起敏銳,唐昊和孫翔兩個人都更偏向遲鈍一些。可惜這兩個遲鈍的年輕人,偏偏是這天目擊葉修異狀的先鋒部隊。

  比賽結束後,唐昊和孫翔兩人一前一後返回備戰室,卻在踏進門的瞬間,看見第一個回來的葉修腳步虛浮地晃了晃,砰地一聲跌在了地上。兩人被嚇了好大一跳,唐昊衝上前扶起失去意識的葉修,孫翔急急忙忙掏出手機,卻不曉得該撥給誰。

  「怎麼了?」

  其他人陸陸續續返回備戰室,一看情況臉色皆一變,一個一個湊過來,七手八腳地企圖幫忙。張新杰探了探葉修的體溫,張佳樂擠出門想往訊號良好的地方打電話,周澤楷手忙腳亂地在一旁團團轉,而蘇沐橙──蘇沐橙瞄了眼葉修雙頰的酡紅,咳了一聲,「誰給他喝酒了?」

  室內一片死寂,眾人陷入僵直。

  方銳慢慢地舉起手,一臉大義凜然,「咳,我就是推薦他一些有名的酒心巧克力。瑞士嘛,巧克力那是必吃的。」


  無論如何,幸好不是什麼大問題。唐昊和孫翔暗自鬆口氣的同時,也聽見眾人開始討論該怎麼處理葉修這個大型障礙物。

  「扛回去吧?」王杰希提議。

  「找誰扛?」李軒環顧四周,不小心和孫翔四目相交,眼睛頓時一亮,「就孫翔你們吧?你們第一個走進案發現場。」

  「哈?我才不要。」孫翔回得迅速。他有種下意識的抗拒感。

  這時,喻文州和黃少天從備戰室門口露出了身影,唐昊就見楚雲秀偷偷擰了把李軒的衣袖,接著清了清嗓子:「不如讓劍聖大大扛回去吧?」

  「嗯,就他吧。」李軒順水推舟。

  「也只有黃少天合適了。」其他人紛紛表示贊同。


  唐昊和孫翔都有些摸不著頭腦,但還是配合大家的行動,把軟得像一灘爛泥的葉修扔給黃少天,然後趁黃少天傻住的時候溜出備戰室,頂著黃少天格林機槍似的文字泡轟炸,集體躲進隔壁房間。

  唐昊聽見黃少天怒吼:「你們這群狗養的混球!跑什麼跑啊,都別跑啊你們,都給我回來回來回來!剛是哪個傢伙趁亂踢我一腳的?」

  過了一會兒,他聽見黃少天嘲諷:「老葉你丟不丟人,這樣都能醉倒?」

  再過了一會兒,他聽見黃少天自個兒又樂了:「說你麻煩你都不信,你再隨隨便便倒在路上,我肯定把你拎回家。」


10、

  王杰希其實察覺得挺早的,甚至比戰術大師們還要早。

  但他對這種風花雪月的緋聞沒什麼興趣,一直以來,他只喜歡靜靜地觀察,當一個隔岸觀火的旁觀者,而不論火勢是否延燒成災,都沒他什麼事兒。

  於是今天,他也高高興興地當起了旁觀者。實質意義上的。他的王不留行正坐在榮耀競技場的觀眾席裡,身旁簇擁著一堆大名鼎鼎的職業選手,一面看戲,一面互相寒暄。

  「現在是誰在單挑?夜雨聲煩跟……對面那個戰鬥法師是誰?沒見過啊!」遲到的觀眾才剛佔好位置,連忙又問上了。

  「葉修大神啊!」好心人散播資訊。

  「葉修?他幹嘛拿個破號跟黃少天PK?」

  「據說還是葉神先約戰的,帳號卡也是他自己弄來的,稀奇不?」

  「騙鬼的吧?」這麼多年來,早已看慣這兩個人你追我跑的相處模式的眾人,此時都有些錯亂了。

  「幼稚!」韓文清不知怎麼也跑來了,只丟下擲地有聲的兩個字。


  王杰希將注意力擺回場上的戰況:劍客與戰鬥法師互有攻防,澎湃的魔法鬥氣中時常可見冰霜一般的銳利劍痕,看上去一時之間難分高下。不過當王杰希看得越久,看得越專注,他的眉頭就蹙得越深。

  他總覺得葉修似乎想透過這一場對決,透露一些什麼,向誰說些什麼。

  王杰希不確定是不是因為自己想起了那曾經的魔術師打法,此刻他盯著葉修的動作,每一個走位,每一個技能,甚至每一次的轉身,他都感覺這個人像在道別。


  當這場激烈的單挑賽在一片叫好聲中落幕,王杰希關掉自己屏幕裡的競技場介面,猶豫片刻後,從QQ拉出了君莫笑。

  王不留行:「辛苦了。」

  「不辛苦,跟黃少天切磋罷了,哪稱得上辛苦?」葉修回得很快,沒有多問他的慰問是出於什麼心態,卻留下了足以接續的餘地給他。

  王杰希用指甲輕輕敲了敲桌面,「你……是不是有什麼想說的?」

  葉修拋出戴墨鏡的表情符號。

  「果然瞞不過你。」葉修說,「這麼說吧,我只是想在今天,最後一次以對手的身分,和他好好地打一場。」


11、

  黃少天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這天他醒得很早,鬧鈴都還沒響。他伸了個懶腰,坐起身來,深深吸了一口清晨甘美的空氣,心頭泛著一股前所未有的愉悅。

  他的直覺一向很準,他捕捉機會的能力更廣受讚譽,而就在這天,這個早晨,這一秒,他忽然明白:時機到了。


  他戳開電腦,連上網路,點進聊天窗。

  葉修的訊息就彈了出來,不過一行字,看上去卻特別招搖。


  君莫笑:「少天,交往吧?」


12、那之後

  夜雨聲煩:「你總算想清楚了?」

  君莫笑:「靠,這時間你居然在線上。」

  夜雨聲煩:「呸呸呸我才想問你呢!這時間不睡覺,你不會又通宵了吧?」

  夜雨聲煩:「還有我說老葉,距離我向你告白都過多久了,你拖到現在才答覆,之前白白浪費掉的日子可都要連本帶利奉還的。」

  君莫笑:「不是吧,你不是昨天才說過嗎?」

  夜雨聲煩:「葉修你妹我指的是第一次的告白!第一次!第一次是哪次你記得嗎?就在你還在嘉世打滾的時候!」

  夜雨聲煩發了個憤怒的表情。


  君莫笑:「別氣,我也得做很多準備的。」

  夜雨聲煩:「什麼準備?」

  君莫笑:「被你糾纏一生的準備啊!」

  君莫笑:「練習花上一天之中很長的時間,去讀你的垃圾話。」

  君莫笑:「試探你的底限。」

  君莫笑:「學會對別人坦承我們之間的關係。」

  君莫笑:「還有,向從前那個我可以心無雜念、盡情對戰的好對手告別。」

  君莫笑:「……還需要我說更多嗎?」


  夜雨聲煩:「咳,老葉啊,看不出來你的廢話也挺多的嘛。」

  君莫笑:「怕了沒?」

  夜雨聲煩:「滾滾滾誰怕了,你才不要臨陣脫逃!你現在自己閉上眼睛數個三秒吧。」

  夜雨聲煩:「三秒鐘,足夠我過去親你了。」




170714




评论(4)
热度(50)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