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日凝。
灣家人。
東西很雜很亂,興許都是危樓。

[全職/葉藍] 清晨五點與你遊走街頭

那個……最近被動畫拖回了全職坑,來晃了晃之後,猛然驚覺以前有些故事忘記發在這裡了(艸)。
都是些三年前的舊文章,請不介意的話再往下看。

※這篇是給Ting的本子《三種願望一次滿足★》插花的,在這裡附上它的通販頁面,以及Ting出的紙膠帶的通販頁。兩個都超級可愛,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看看喔 <3



  藍河察覺不對勁的時候,已經算不準身後的角色尾隨自己多少個街口了。

  隻身一人在神之領域逛大街,要說完全不設防那也是不至於的。但當時跑著整段繁瑣的任務流程,藍河愣是一點兒都沒發覺自己每彎過一個路口,後方都會留下極淺的不規則影子。

  直至此刻,越過整座城市,藍橋春雪總算把婦人的便當送達遠方奮鬥的丈夫,藍河伸展了下身體歇口氣時,不經意瞥見了視線死角的那方,一個牆壁不足遮掩而露出的名字尾端。他怔了怔,卻見那粒方塊字隨即閃回陰影之後。

  埋伏?

  阻撓藍橋春雪的行動,進而拖垮藍溪閣的整體效率?

  身為藍溪閣的五大高手之一,又處於分秒必爭的聖誕活動倒數時間,藍河的危機意識頓時替他建立起思路。

  這麼思考著的藍河不再停歇,操縱藍橋春雪試探性地往前幾步,一面發訊息問問公會的其他高手。他感覺得到背後的那人隨後也追上了,踏出的步伐如鴻毛一般輕巧。

  密語頻道的答覆一個一個被送回了,全是篤定自己的角色沒有遭遇埋伏的言論。

  不是其他公會派來的?

  藍河的腦子運作得飛快。這麼一想後他便也比較確信了,畢竟自己涉足榮耀這麼久以來,倒真的對一個字數長得連厚壁都擋不住的名字沒什麼印象。

  究竟是誰?看這等移動技巧,就知此人絕不是一般高手,跟蹤都能猥瑣得不帶一絲破綻的。藍河仔細過濾著腦內名單。可是既然這人操作這麼好,剛又怎麼會被自己輕易發現?除非……除非角色是個小號,操作者也忽略了名字過長的特點!

  藍河忽然覺得,玩網遊這麼多年,自己真就聰明了一回。


  老早就被玩壞成跟蹤狂的神槍手角色,留意到前方劍客的身形漸遠,連忙就要提步趕上,屏幕卻在這個剎那跳出了私密訊息。

  「堂堂大神在這小鎮學人玩跟蹤,還要不要臉了?」

  神槍手抬起的那腳頓時被吸回了原地,操作者葉修卻一笑。

  「唉呦不錯嘛,還認得出是我,有進步!」

  「這麼無聊猥瑣又心髒的玩家,全天下也就只有你一個了,葉神。」藍河的口氣有點冷,心中的不滿透過成串的形容詞,裹著新仇舊恨一起朝葉修臉面打去了。

  大神的臉皮當然不會簡簡單單就被打穿,「講句公道話,論猥瑣,你翻翻藍溪閣的初代會長名單去;論心髒,你們戰隊的現任隊長有過之而無不及啊!」總之打算用垃圾話跟藍河抱團就是了。

  這論調一出,對方遲遲不答話了,而從狹隘的小巷視角,葉修也實在望不清藍橋春雪的身影。

  葉修無奈,準備出聲安撫,字都敲出來了,新訊息卻恰巧閃現。

  「……還不睡嗎?」

  藍橋春雪這名字後頭拖著的,赫然是一句擔憂。

  葉修的手愣了會,心下卻也瞭然。他跟藍河交往的時間,不知不覺走到了能以年份計算的地步,而藍河這個厚道人,似乎也與歲月同步地在乎起了他的健康。

  包括香菸,包括作息。這個即將在早晨六點終結的聖誕活動,自己此時還在線上等著榜單公佈,自然也被歸於藍河執著禁止的範圍內。

  葉修不會忘記那些夏休期,或那些新年,兩人住一起的時候,他就頻頻讓藍河撞見自己為了處理興欣的雜事,疲憊到不講究地趴了桌面就睡。這都是隔天醒來時,葉修從肩頭頻頻披著的外套推測而來的。

  後來他曾故意裝睡,換得了藍河輕手輕腳的體貼,以及落於臉頰的吻。

  不願吵醒自己的吻,虛浮如夢。


  「要是現在我不小心睡著了,你會不會趕來H市給我一吻呢?」

  訊息框多出的那行字輕描淡寫,葉修卻怎麼瞧怎麼感覺添了種浪漫的情調,而藍河如他所料地發了串「被打敗了」意味的刪節號。

  腳步聲遙遙響起,由遠而近,愈接近便愈加平穩與堅定。

  葉修的神槍手小號依舊縮在牆角,動也不動,直到身邊漸大的跫音戛然休止,耳機則在同一時間傳來了藍河的嗓音,溫柔而令人安心的嗓音。

  「這次的全明星週末,我會去看。」

  藍河終歸是沒有給他一吻的,連用耳機模擬個聲音都沒膽,可葉修這回真覺得心裡踏實了。

  他們都沒忘記這次的全明星週末就辦在H市,興欣戰隊主辦。


  「那好。」葉修又笑,想也是盼不到榜單了。「我就去睡。」

  「快睡。」

  「嗯,晚安。」




140703




评论
热度(24)
© 寂寞空庭 | Powered by LOFTER